ALEXRuss

GO SPURS GO

If the sky is Pink And White

If the ground is Black And Yellow

I said "i wish u could see the ocean"

He said "i wish u could see hope"

I said "i wish u could see the stars"

He told me i should see 'luv'

每次听法海都会被他的情绪带走 丝丝缕缕缠绵入骨
半夜躺在床上或坐在飘窗上隔着镂空窗帘看夜景 我总会去想象这些声音的背后
奇怪的是语言在这种时候总不是问题 但法海始终是梦中的迷雾 每当我觉得触到门扉边缘时 他便藏匿 无路探寻
lof上面看到截图上的这段话的时候 突然就有种莫名的感动
那时候耳机里正好是lvy 之前就着这首歌曾在lof上发过一篇cp不明的文 lvy我只能理解到最浅显的部分
一种对过去美好的极度留恋 彼此之间还有感觉 但再也回不到过去
White Ferrari中讲'i care for you still'大风吹过后 我才发现我还是最爱你
网易云Pink + White下有一条评论说 大概法海真的是想相守到海枯石烂吧
Self Control 2'55开始直戳心脏 如果都能和让自己lose self control的人在一起多好
然而我最爱的一单不是Blonde里的 而是之前的orange
不是名单think about you
Pink Matter听完只想跑往意识流 半夜三更听Pink Matter属于慢性自杀 2'40后一击致命 第三人称丧失情绪 我只是个精神病人 脑死亡尸体 音乐结束天亮 Grey Matter.

【Alex Russell】Memories Back Then

-时隔一年再玩演绎.
-记录一下最近的渣戏.

ALEX RUSSELL / 17.

时泽 男 被实验者
.
  耳畔是歇斯里底的悲鸣.嘈杂混乱.沙哑如鸦.像是被死死掐住脖子.离死亡只剩一步之遥.无法遮掩的对无尽黑暗的恐惧.
  噩梦从未离开过这片阴影之地.
  蜷缩在角落的身体时不时微微颤抖.未被恐惧吞噬的残存意识根本无法支持着分辨真实.更别谈清醒.
  还是需要些外界助力.
  背部紧贴向监狱冰冷粗糙的墙面.寒意透过单薄的囚衣漫延向身体各处.算是宣告尚未死亡.
这一点的冰冷触感就如同下坠山崖时斜斜而出的树枝.还够垂死挣扎.
  "呼"
  挣出泥沼后下意识的吐出一口混浊气息.胸膛剧烈起伏.双眼充斥着血丝.
  "FUCK"
  又一次逃脱噩梦的魔爪.对于这种游戏已忍无可忍.

时泽/男/高三D/18/体育部部员
——
  "该死的"
  又一个空位三分不进.时泽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状态了.
  篮球弹筐而出的瞬间.一步加速上前.起跳.伸手.接球.扣篮.欢呼.
  剧情或许应该这么发展.
  但事实上是球在篮筐前沿颠着下落.时泽甚至没有迈开步子.更不可能争抢篮板.也没有什么暴扣.没有欢呼因为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总能找到空无一人的球场.
  他只是看着.
  篮球顺着力滚到面前.时泽大口喘着粗气.今天训练到现在他还没出汗——大概是不会出了——      他准备走人了.
  这委实不像他自己.
  很难说.
  也许是因为和老爸愈发常有的争吵.也许是因为假期结束又开学了.
  还可能是这惹人生厌的天气——换衣服时忍不住一哆嗦.心里又给自己加了一条选择项.
  "Who the hell knows"
  也许这种时候该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半敞着外套走在秋天的凉风里.单肩背着的包里鼓鼓囊囊的.显然塞着个篮球.
  没高兴在校园里多晃几圈——毕竟作为体育班的学生这学校已经看的够多的了——逃课那是家常便饭.信步走向二楼中庭.想着大概这里也会像之前那个球场一样空旷.
  "好的吧.看来有人和我想到一起去了."低声与自己言语.
  待走近再看.发现那人正是自己的同班同学.
  "嘿.秦安果然是你."

Alex Russell.男.Mathias执行.莱拉劳尔.三年级.80.
-
  "很好,这大厅简直像棵装点完毕的圣诞树."
  这句是真话.
  在宿舍里将东西都收拾妥当之后,又磨蹭了片刻才不紧不慢地向着舞会地点走去.时间观念?去问亲爱的莱拉劳尔的院长大人吧——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才把三年级最好的宿舍之一分给我——你知道的,兄弟,那儿太让我留恋了.
  对,没错,谎言.
  餐桌上各式菜样琳琅满目,进门时备有的多种名酒醇香和着酝酿在空气里扑面而来.
  抬手将乱发后捋,柔化了五官,换上平时那副莱拉劳尔专属出品的微笑.盛气凌人?那可不是我们的风格.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微笑永远是一个人身上最好看的东西",说得真好.
  我希望这次舞会可以遇到个漂亮姑娘,然后微笑着告诉她:"这位小姐,你今天可真是动人."然后扣心自问一下,谎言还是真话?
  但,不是现在.
  属于莱拉劳尔的长桌上已有两人入座,果然不出所料自己依旧是最晚到的那个.两三步上前等待着对方语毕——打断他人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开口问好:
  "Avita,Anja小姐,晚上好.好久不见了,不好意思,我又来迟了."

Alex Russell.男.Mathias执行.莱拉劳尔.三年级.83.
-
  "对没错,说得在理."唇角的弧度更加明显了.
  后拉椅子就坐后扬手挥来侍者,本只想要一杯度数不高的香槟润润喉——假期回家是个错误决定,母亲和父亲都不是爱酒的人,家里甚至被母亲下着死规定不能带着酒气进家门.
  真是只有上帝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的亲生儿子怎么会如此爱酒.然而话又说回来自己又是个厌烟的家伙,我记得自个儿的损友倒是会抽的.
犹豫片刻后礼貌地从侍者的托盘中端了一杯威士忌兑水.对于这个喝法心里还是蛮喜欢的.
  威士忌的香气很浓.
  轻晃着杯中的液体,思绪突然就飘回了几年前尚未收到来自哈尔亚格里斯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打着父母的名号在伦敦各大酒吧逍遥自在,要做的仅仅只是大口喝酒,逗逗女孩根本就不需要花心思——谎言都是顺口而出的东西——再说她们要么是认不全金钱兑出来的名酒,要么是年轻地不足以认全这些烈性酒.
  但在如今,那种生活就像是盖茨比年复一年遥望着的黛西家的绿光——可望而不可即.
  "我看演员还没到齐呢,这戏阿,还得等上一会儿."抿了一口威士忌,顺着上面的话题接口.

无论以何种形式 我都将爱你至死
         
           i luv u Tony

【图片与文字毫无关联系列】



-只一个问题.
-突然的好奇.
-有什么NBA语c群吗?
-或者也不一定要Q群的

【DeRozan&Lowry】The Whale

Russ MY WAY / The Whale

-老人与海?不.是少年与鲸.

-又是乱码.剧情扯淡.  

-推荐配乐:

  

" The Whale - Years&Years "

  

  

  洛瑞忘记了对远海的那份向往是从何时开始的.

  他常在凌晨醒来,推开缝隙间缠绕着咸淡海风的木门.几缕风丝在鼻尖打转,洛瑞可以嗅到属于深海的味道.顺着门前小径一直走到村口,两棵大树框起海天一色的图景.

  

  踏过不算茂盛的青草地,他绕了小半圈的路转到了村后的山脚下.他决定花上那么点时间爬到顶峰去,倘若时间控制的够好,他该有那个好运气看上日出.

  

  肯定的,洛瑞熟悉这条山路就像他熟悉这段浅海的岸线.

  但今天不一样,是不一样的.

  他做了个决定,相当大的决定,但究竟是好是坏洛瑞也说不准——他一向说不准这些事情,也许上帝知道.

  

  远海,我要去远海看看.

  当洛瑞如愿看到燃烧着的光球跃出海平面,半边天空金光灿烂时,他的决心更坚定了——他看到了一头上来换气的鲸.隔着很遥远的距离,但洛瑞确信那是一头鲸.

  他一定没有看错!那真的是一头鲸!

  洛瑞更觉得兴奋了,他迅速地挪动起身子,兴冲冲地向山下跑去.

  他带上了所有他所需要的东西.

  他要去寻找那头鲸.

  但当洛瑞驾着他自己那艘小船远离了海岸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了.他本只想出远海看看,可如今却打算去找条鲸.他甚至没看清过他的样子,当然了,洛瑞也在怀疑即使自己看清了,还能不能再次认出来.

  

  犹豫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洛瑞环顾着四周深蓝——这是那头鲸的家,他甚至为他取了个名字.

  德罗赞,对,德罗赞.

  洛瑞很满意于自己的这个想法——这真是个好名字,洛瑞赞赏了自己.

  在海中迷失方向是件极容易的事.

  洛瑞有些担心,他对自己的方向没什么把握,他只是喜欢按着直觉做事.

  太阳已经攀上了正中点,烤烧地洛瑞觉得头晕发昏.喉咙已经有些沙哑了,嘴唇也干裂起了皮,但洛瑞得省着点水,因为他不知道他究竟要找多久,或者说他能坚持多久.

  这才只是半天.


  洛瑞是在太阳落入西边地平线前遇到一头浮上来换气的鲸鱼的.

  不得不说他的运气真是好.

  他有些激动,不,远不止有些这个程度,他是激动地忘乎所以.

  洛瑞奋力地想向那头鲸鱼靠近,他不觉得震惊,更没有恐惧害怕,只是一种奇妙的久别重逢般的喜悦.

  似乎他们从前就相识,是好友,是知己,是无需言语就理解彼此的交融的两个灵魂.

  洛瑞从一开始就放松着的心如今更无防备,他已将危险抛之脑后.

  

  "德罗赞!"

  洛瑞大声喊着.如今再大的声音也无法掩盖猎鲸船由远而近的声响了.

  德罗赞猛地沉入水下,黑蓝色迅疾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洛瑞的心揪着.他只希望德罗赞跑的越远越好.

  猎鲸船的声音似是停住了.它不再靠近.

  去他娘的.该死的猎鲸者.

   

  洛瑞蹲在他的小船上望着德罗赞离开的地方有些失落.

  他再不能遇到德罗赞了.

  东方已经有了夜色.半轮皓月当空,点点星光在旁衬托.

  洛瑞决定按着原路返回.

  借着月色,洛瑞回头隐约看见不远处有艘船.

  等他再划近,那船上投下巨矛,没入海面后上拉.

  是头鲸!

  德罗赞!

  

  洛瑞心中警铃大响,他不顾一切划向前方.德罗赞背部上插入血肉的凶器在洛瑞眼中是如此刺眼,德罗赞因疼痛而扭曲的躯体在洛瑞看来又是这般痛苦.

  "德罗赞,德罗赞,德罗赞!"

  似是听到了洛瑞的呼唤声,德罗赞艰难地回转过头.

  没等洛瑞震惊,德罗赞紧接着就开始试着挣脱那锐利武器的控制.他猛扎入水,想借着在水中的优势拉开那矛.

  

  猎鲸船并没有理会这些,它只向着洛瑞这边驶来.大船带起来的波头使洛瑞开始摇晃起来.

  

  洛瑞看见海水泛红了.一片深蓝里裹挟夹杂着德罗赞的血.

  洛瑞不得不联想到更糟糕的情况——鲨.

  太可怕了.

  洛瑞忍不住站起来,他想给德罗赞再鼓把劲,兴许他马上就可以逃离了,但猎鲸船根本不留余地给他.他起身的瞬间浪头正好泛到这处,一个颠簸,洛瑞直接失去了开口的机会.

  鲸鱼的眼睛与他自身的身材极不相衬,可视距离还不如自身长度远.

  德罗赞也许真的看见了,也许真的是天意.他挣脱了出来,晚洛瑞一步入水,一个摆尾潜到洛瑞下方.

  

  这是洛瑞人生中第一次接触鲸鱼的皮肤,出乎意料的光滑.

  他已经憋气快到极限了,而德罗赞也已是精疲力尽,他的伤口时间越久越致命.于是离海面的这么点距离,是前所未有的遥远.

  靠着残存的意识,洛瑞突然想明白了为什么那时德罗赞明明走远了,等他准备离开时却又回头看见了他.

  他是回来找我的.

  

  "Fool."

  洛瑞在心底默默来了一句,也说不准究竟是在说德罗赞还是他自己——只有上帝知道.

  "I m Kyle.Nice to meet u DeMar"

  洛瑞又一次佩服起自己取名的本事——这都是好名字阿——闭上眼前最后所见的是鲸鱼的眸子似乎也不赖.

" PINK MATTER "

-大致感觉就是佣兵+暴力街区那种设定吧.
-文笔渣我是知道的.还请多担待.
-赞洛戏份最足.卡绿的比重不大.可能还不如我刺大锤和小魔力的拉郎.
-为什么会想到写大锤和小魔力?我不知道阿.


' one '

 
  也许是那高高的围墙遮住了阳光.隔离区的天气似乎总是阴闷.以致于洛瑞又在担心这天会不会下阵雨.要是被淋怎么办——他可不喜欢那样.
 
  洛瑞从TRT特区绕了个弯想着去SA特区.他特意挑了条偏僻的小路.人少且有一定的危险——这片土地从不是个太平地方.多少人在这里放干或被放干了鲜红的活下去的希望.不管是成为隔离区之前还是之后.
 
  但洛瑞可不带虚的.危险?不存在的.该怎么走路依旧怎么走.走小路只是不想被太多人发现他回来了而已.
 
  他拐到SA特区的东克顿街.那条街的尽头有家小便利店.进门时收银台没站着人.洛瑞就当作没看见.径直走向内里的货架上找东西.
 
  当他拿着瓶碳酸饮料走向收银台时.收银台后面好好地立着个男人.
 
  "多少?"洛瑞将饮料搁在柜台上.又抬头看了眼那男人.笑道."我很高兴今天是你在这.丹尼."
 
  丹尼闻言挑了挑眉.脸上没什么情绪变化:"五美金.你最近十五次来这里都只拿这一种饮料.同样的话我还听了十五遍.下次换个台词吧兄弟?"
 
  洛瑞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摊手无奈:"我哪知道你们会不会偷偷摸摸地涨价了.Spurs的腹黑坑爹大家都是知道的.再说了.我看见你很高兴是真的阿.你们Spurs里现在除了你外.还有什么人我能和他正常交流?尤其是科怀."
 
  丹尼脑补着自家队友和洛瑞对话的场景——洛瑞讲句笑话科怀面无表情.洛瑞讲个悲伤往事科怀面无表情.丹尼抬头又对上洛瑞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好吧.丹尼得承认这话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
 
  "任务执行得怎么样?"丹尼决定换个话题——这才是他们今天谈话的重点吧?
 
  洛瑞将钱压在柜台上.边拿过易拉罐打开.回答地有些漫不经心:"Raptors现在加上半路带上的伊巴卡也就四个人.还能怎么样吧."
 
  丹尼微微皱眉.他听出了洛瑞言语后的悲凉.Raptors现在的人数顶多算个行动小组.不然也没必要和Spurs结盟.但事实上经过去年一年后仍留在隔离区的队伍人手都不足.
 
  去年是绝对壮烈的一年.Warriors和Cavaliers的矛盾掀起了联盟的又一阵腥风血雨.东西部混战.新仇旧恨各自算账.范围近乎覆盖了半个国区.他们Spurs也损失惨重.尤其是团长蒂姆及副团长帕克马努宣布不再作战.他们最依赖的支柱再也抵不住了.如今他们也就只剩了六人而已.当然.这还是加上了波波老爷子的人数.
 
  "放心吧.已经按着计划完成了."洛瑞察觉到丹尼的低气压.意识到自己刚刚抱怨的有些无厘头.
 
  他灌了一口饮料.平时德罗赞不让他喝这些.久违的味觉刺激使得些兴奋因子隐隐活跃."国会区的那些家伙没什么异动.只是隔离区各个关卡的军队防御又增强了."
 
  丹尼点了点头.波波老爷子是料到了的.随即又是想起了什么——老爷子似乎让他喊安德森和新来的默里去湾区给他'弄瓶好酒'?
 
  "最近有计划去湾区么?"丹尼想着让两个小兵和Raptors做个伴也好.
 
  "怎么?你们老爷子又有新花样了?"洛瑞没直接回答——这种问题就很讨厌阿.你总得先说你要干嘛.我才能确定我有没有计划要去湾区是不是?
 
  丹尼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拜托其他人来照顾自家新兵似乎有些说不过去阿.但是.Spurs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极其厚脸皮的事了.
 
  "没有.就组个团去湾区玩玩."丹尼尽量把这件事说得简单平和一点."弄几瓶好酒赏赏景什么的."
 
  这是去自家后花园赏花的感觉阿?那可是湾区阿?
 
  洛瑞表示他有句话就要脱口而出了一定要讲.
 
  但他没得到这个机会.
 
  "Spurs是准备带我们公费旅游?"

【图片与文字毫无关联系列】

现在完成时

英语复习课上老师又一次在讲现在完成时的定义.脑洞大开的我不禁浮想联翩.根本停不下来.

现在完成时:是一种时态.表达动作发生在过去.对现在产生影响.或持续到现在.有可能再持续下去.

I've loved you.

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爱你.
爱了很长时间.
以至于在你离开时.我听到夏雷惊响.大雨突降.

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爱你.
一直爱到现在.
也许我还会继续爱下去.带着这份感情一直到最后的最后.
谁又知道呢.

PS.好吧.CP自行脑补.
英语课上还讲一般过去时和现在完成时的区别.老师是这样讲的.一般过去时和'现在'的关系是一刀两断.现在完成时和'现在'的关系是藕断丝连.
简直不能好好上课了.